书画头条 2022年08月25日
0 收藏 0 点赞 786 浏览

国粹艺术名家——张国银

张国银,江苏人,高级教师,工作期间多次连续被评选优秀教师,自幼酷爱书法,作品袭古传今,传承发展,沿二王一脉相承,作品神气十足,美轮美奂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,多次荣获全国、省、市各种奖励,是当今不可多得优秀书法家!吴门八雅南通分院院长、金牌培训师,国都杯金奖。

国粹艺术名家——张国银

国粹艺术名家——张国银

书法是动态的

书法是静态的,也是动态的。

对于静态这一点,我们都明白,书法作品静静呈现在我们面前。

怎样认识书法是动态的呢?我们借助围棋来帮助我们认识,围棋看似静态的,但围棋的形是双方在相互接触中形成的,围棋的形,是在对弈冲突中形成的一种结构和力量。围棋子落在棋盘上是不能移动的,表面上看起来是静止的,但由于子与子的衔接,使他们串连起来,威力十足,动是力量,在棋手的眼里,那静止的黑白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战争。因此说,围棋的形是静态的,同时也是动态的,静中寓动,动寓于静之中。

国粹艺术名家——张国银

怎么来认识书法的动呢?王羲之说:“夫欲书者,先于研墨,凝神静思,预想字形大小、偃仰、平直、振动,令筋脉相连,意在笔前,然后作字”。我们学王羲之的书法,不只看字的大小、形状,还要体会字的偃仰、平直、振动,相连的筋脉。大小、形状是静态的,偃仰、平直、振动,相连的筋脉是动态的。字是对动态的书写动作的记录。书法的静态和动态是统一的。

我们说王羲之书法“翩若惊鸿,矫若游龙”,又说“右军如龙,北海如象”,赵孟頫“行云流水”,这都是讲他们书法的动态特征。

国粹艺术名家——张国银

国粹艺术名家——张国银

我们学习书法,不但要看到书法的静态,还要透过静态看到动态。

我们常听人说,学书法学了只有形似没有神似。究其原因,只看到静态的形,就形学形,认识停留在形上,自然不可能神似了。我们还看到一些人对欧、 颜、柳、赵都学,学的是四家,但一眼就看到是同一个人临摹的。这是因为字是帖中的,但书写动作、节凑是自己的。

国粹艺术名家——张国银

要临摹好帖,古人有成功的经验,这就是读帖。黄庭坚说:“古人学书不尽临摹,张古人书于壁间,观之入神,则下笔时随人意。凡作字,须熟观魏晋人书会之于心,自得古人笔法也。”

国粹艺术名家——张国银

赵孟頫说:“学书在玩味古人法帖,悉知其用笔之意,乃为有益。”

读帖是做破译工作,细细感知书法动的特点。如果说我们认为某一笔划写得很好,那是说作者完成这一笔画的动作做得很好,如果认为某个字写得好,那就是完成这个字的一组动作做得很好。我们要学的不是笔划的或是字的形状,而是完成字的动作。

国粹艺术名家——张国银

说到读帖,欧阳询观索靖碑的故事很值得我们借鉴。

唐代欧阳询,有天骑马赶路,无意中看到一块古碑,原来是晋代著名书法家索靖书写的,他驻马浏览,看了很久后离开,他走离古碑几百步又返回,下了马站在碑前观察,等到疲乏,又铺开皮 衣坐下来观察,竟然守在碑前三天三夜方才离去。

因此说:书法是静态的又是动态的。我们学习书法,要透过静态看到动态,临摹就是要努力再现古人的书写过程。

国粹艺术名家——张国银

论书法“疾”“涩”二法

“疾”“涩”之说的提出始于汉代的蔡邕:“书有二法:一曰疾,二曰涩。得疾涩二法,书妙尽矣。”

蔡邕这段话很有意思。我们知道,与“疾”相对的是“徐”,与“涩”相对的“滑”。蔡邕不说“疾”“徐”二法或“涩”“滑”二法,而说“疾”“涩”二法,很值得我们学习书法的人去探讨。

要理解“疾”“涩”二法,先从书法的力开始,我们欣赏书法美,其中之一是力量美。我们说“运笔”“用笔”,即通过“运”或者说是“用”,将力经用笔杆传递到笔锋。力的三要素分别是大小、方向以及作用点。那么书法中力的方向呢?永字八法“横如勒”,勒勒紧缰绳,缰绳一端系着马脖子,另一端握在御者手中。勒,拉紧绳子,力的方向,即是手拉的方向。横如勒,写横划要像拉紧缰绳那

样施力,就是说,笔划的方向即为力的方向。不止“勒”告诉我们力的方向“啄”,啄木鸟啄树,力向着树的方向,即力的方向指向笔划的方向。“趯”、“策”、“掠”等也告诉我们笔划的方向即为力的方向。

国粹艺术名家——张国银

明确了力的方向,那么向着笔划的方向施力,必然会提速或是说会加速。“策”,策马向前,即为向笔划方向施力。这应该就是“疾”的意思。“疾”不只是速度快了,还能产生“滑”,即流畅的效果。王羲之说:”创临惟需滑健,不得计其遍数也。”熟练掌握“疾”这一笔法,才能做到“滑健”。永字八法的“掠”,就是强调这种效果:流畅、轻快、灵动。

那么“涩”呢?“横如勒”还告诉我们笔划尽头用力结束。“点画势尽力收之。”要停住,力的方向适当调整,“提按使转”四字中选用“按”这一笔法,增加笔与纸的摩擦力,让速度减下来,这就是“涩”这一笔法。“疾”是增速,“涩”是减速。

借助运动,我们更容易理解“疾”“涩”二法。

国粹艺术名家——张国银

我们看足球,篮球场上那些运动员,他们活跃在球场上,一会儿前奔,一会急停或者急速转向,前奔为疾,急停或急速转向则为涩。

或者我们看空中的燕子,时而轻快地前行,一掠而过,或者轻灵地转向或上或下忽左忽右,前行时为疾,转向则用上涩,止住前行,这样燕子时疾时涩,疾与涩交替进行,活跃在空中。

国粹艺术名家——张国银

由此,我们的书写运作可以视为由两部分组成,一是笔在纸上的动作,而是笔离开纸时的动作,这两部分动作相加构成完整的写字动作。有人说,上一笔划的终点即为下一笔划的起点。如果我们的写字过程如行云流水,略无滞塞,那么写字过程也就类似于燕子的飞行,一会儿前行,一会儿转向,前行可能直线,也可能是弧线,转向笔法为涩,止住前行。转过那个点,则由涩转换成疾,力收之。在这里则是要求有力地完成转向动作。涩,止住前行,但不是力的终止,而是改变力的方向。在这一书写过程中旧力未竭,新力又生,生生不息,笔笔相承。

为什么不说“疾”“徐”或“涩”“滑”呢?因为“疾”“涩”二字这里不是形容词,而是动词,是两种动作,是“疾”“涩”两种笔法。

“得疾涩二法,书妙尽矣。”

国粹艺术名家——张国银

学书法,不必在意美

不在意美。并不是提倡丑书。

王阳明说:“吾始学书,对模古帖,止得字形。后举笔不轻落纸,凝思静虑,拟形于心,久之始通其法。既后读明道先生书曰:“吾作字甚敬,非是要学好,只此是学。”既非要学好,又何学也?乃知古人随时随事,只在心上学,此心精明,字好亦在其中矣。”

学字不求学好。不学好但把字写好了。那么如何理解内中道理?

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。我们会欣赏那些美好的景致。骏马奔驰,美。我们欣赏。但是,是因为我们欣赏骏马奔驰,骏马才那么美的奔驰吗?显然不是,无论我们赞美与否,骏马都那么奔驰。同样的,雄鹰展翅,春燕剪柳,海豚戏水……这些都很美。但雄鹰也好,春燕也好,海豚也好,他们都不在意我们说他美,或者说他不美,或者说他们压根儿就不会想到要展示美丽。

动物的世界也是动物的竞技场。竞技是生存的需要,不只是要生存,还要生存得更好些。动物不停的演练,展示的是技,而我们感知的是美。

国粹艺术名家——张国银

由动物到人,我们欣赏竞技体育,欣赏竞技体育的技,技术发挥得好的同时,技术动作也是美的,具有观赏性的,竞技水平高的运动会吸引大批的观众,而运动员要做的是全身心投入比赛,把运动天赋运动水平发挥出来。如果只想着取悦观众,想赢怕输,心理负担重,反而容易输,会造成技术僵硬,技术变形,失去观赏性,也失去美感。

国粹艺术名家——张国银

书法也是一项运动,不必在意美。那在意的是技术的发挥。蔡邕说:“书者,散也。欲书先散怀抱,任情恣性,然后书之。”这样才能尽力尽情尽兴地去挥写,书法重在这一挥写过程。

散,摒弃。凡是影响技术发挥的统统摒弃掉,包括对美与不美的考虑……看颜真卿的《祭侄文稿》,这篇沉痛的祭文,流露至情至性,全卷以行书为主,也有楷体、草体。抢眼的删改、涂抹痕迹。也可看到颜真卿情绪起伏翻涌的心路历程。没有刻意营造的笔划本身的漂亮或笔划结构上的美丽,而是以笔力胜。

国粹艺术名家——张国银

任情恣性,也就是傅山说的“宁拙勿巧,宁丑毋媚,宁支离毋轻滑,宁直率毋安排。”

这样就可以像苏轼说的那样“书无意于佳乃佳尔。”

欢迎点赞留言,喜欢张老师的作品随时留言联系我们。

微信扫一扫

版权: 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langzhonghao.com/11805.html

创作者

发表评论
暂无评论

还没有评论呢,快来抢沙发~

助力内容变现

将您的收入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

联系客服

在线时间:8:00-16:00

客服电话

15689987323

客服邮箱

ceotheme@ceo.com

扫描二维码

关注微信公众号

扫描二维码

手机访问本站